广西自驾游价格联盟

洛夫走了,留给江湖的是『诗魔』的传说

香港書譜雜誌 2019-11-07 13:24:33

文章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走寻”

[ 本文共计3091字 · 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

文 | 刘正成 等


据洛夫之子莫凡消息,有“诗魔”之称的著名诗人洛夫于2018年3月19日凌晨三点二十一分在台北荣民总医院逝世,享年九十一岁。


今年以来,洛夫的身体一直不稳定,十天前他还在参加新诗集发布会,因为现场人多,感冒刚刚好转,又受到感染,于一个星期前住院。与此同时,两天前,洛夫诗歌演诵会也在他的家乡衡阳举行,直至昨天中午12:28分,洛夫还在手机里面与家乡这边的朋友语音通话,但声音已经含混不清,孰料今晨,撒手人寰。


洛夫是一代中国人的时代记忆,洛夫走了,留下一片魔幻到“大美”的诗歌世界。纪梵希、霍金、李敖相继谢世,紧随其后的洛夫,仿佛与他们有着某种前尘的约定,似要在另一个世界追寻更美的真理。


3月19日。北京。晴。交通还是那样拥堵,室内的绿萝也在无人照看的自然生长。我们梳理了一些文字,其中一部分来自编辑部临时约稿,一部分收录自网络,包括作家、诗人、书法家、学者、编辑、乡友等。相信我们能从这些真诚朴素的文字里,读到洛夫的存在。时间刚刚好,他可能并未走远。


洛夫


刘正成

书法家、作家,《中国书法全集》主编


余光中先生刚走不久,洛夫先生又走,一个时代结束了!他们是这个时代诗的高峰,我们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默哀!致敬!诗人洛夫千古。


叶延滨

诗人、作家,原《诗刊》主编


惊闻洛夫先生逝世,甚哀甚叹!1988年中秋,洛夫一行首次回大陆,我携妻杨泥,从四川赶到桂林,与湖南李元洛教授同陪洛夫一行漓江上中秋赏月,这是台湾开禁后,两岸诗人首次相聚在李白的月光下。我写了一短文记念这次聚会。当年中共中央最重要的机关刊物《求是》刊出了此文,足见洛夫先生为两岸文化交流所做的贡献!将 三十年前这篇短文奉于洛夫先生灵前,先生不朽,诗歌万岁!


双印伍灯法师

书法家、诗人,香港《书谱》杂志社长


《送洛夫》

洛神应有知,夫子已骚离。

先哲亦如此,生来一首诗。



叶匡政

诗人、学者


哀悼洛夫老先生!生于动荡之年,能在如此高寿离世,也是一种大福报了。


洛夫先生早年与张默、痖弦创办《创世纪》诗刊,对台湾现代诗有过重要影响。他早期诗作有超现实主义意味,后期诗作多直面现实,虽然语体风格多样,但都带有明显的“洛夫印记”。


去年3月,《北京晨报》为纪念新诗百年,曾让我评选百年新诗的十大诗人,洛夫先生当然在列。如我在评选说明所写的:这十诗人的诗都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品格,它们不对生命删繁就简,它们不携带虚假的官方记忆,更不会忽略那些时间中失败的事物、那些被伤害过的事物,那些散落各处、无名又无形的踪迹。这或许是一部与流行的公共话语完全不同的历史,但他们呈现的却是这一百年的心灵史,也携带着一百年来中国人的个人意志与生存真相。


杨克

诗人、《作品》文学杂志社长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洛夫先生最早认识的大陆青年诗人,但无疑是他最早给予鼓励的那一个。


1990年,我获了台湾一个诗歌奖第一名,因为总分。而其中的终评委,唯有洛夫打分给了我第一名,与他素无联系,匿名评出,他也不知道我是大陆的作者。之后有了通信。大约1991年,他主编台湾《创世纪》诗杂志首次推出标明“中国大陆第三代青年诗人”小辑,海子等十几人,我在其中。在上世纪90年代前半期,作为总编辑,洛夫先生在《创世纪》先后发表过我几十首诗,给了我该刊40年优选奖(社长痖弦署名)。当年洛夫刚写书法,便送了我“长剑一怀酒,高楼万里心”楹联。所以说,我是真正受过先生提携和恩惠的诗人,无以为报。


2014年,他和方明先生来深圳,我请洛夫先生给广东小学生诗歌节题辞。方明娘家东莞人,他向在场的东莞青年诗人协会顾问方舟和常务副会长皮佳佳提出,可否在东莞为洛夫先生举办一场朗诵会,他们两人后来密罗紧鼓筹化申办,当年底在东莞的剧场举办了“漂泊与回归一一洛夫、杨克、方明诗歌朗诵会”,方舟总策划,皮佳佳主持,一行东莞青年诗人亦有节目。这一周,方明一直在台湾的医院陪护洛夫,直到先生仙逝。深切悼念一代诗魔洛夫!



于明诠

书法家、诗人,山东书协副主席


洛夫先生是现当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诗人之一,他的“超现实主义”创作风格在七八十年代的某个时间段深刻影响了大陆的诗歌文学创作。我八零年读到他写于1970年的《金龙禅寺》,即为之痴迷,那种以“留白”手法达到的禪意境界已成为无可替代的經典。


他的书法有着深厚的功底,用笔老到雅健,结体骨力洞达,极具文人书法的韵致意趣。去年七月份我与欧阳江河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合办“墨写新文学”书法展,曾拈出先生等诗人文学家的名字作一打油联句:西川海子周而复,北岛洛夫流沙河。以此向创造了新文学百年辉煌的诗人文学家致敬!洛夫先生一路走好


陈群州

诗人,洛夫乡友,衡阳市作协主席


惊闻洛夫先生突然辞世,仿佛天倾,万分悲痛!我给深圳的郭龙老师打电话,电话那头他哭,这头我哭,所有人都不能接受啊!就在两天前,在衡阳图书城洛夫先生诗歌作品专场演诵活动现场,我还代表家乡朋友们遥祝远在台北的洛夫先生早日康复!


更早一点的去年末,我接到洛夫先生夫人陈琼芳老师给我的微信留言,告知先生身体状况有所好转,请我们放心。之后,先生还在家人陪同下,亲自去兴大接受荣誉文学博士。我们稍感欣慰,认为先生的健康正在逐渐向好。我时刻期待与先生的再一次见面,不想就这样阴阳两隔。巨星殒落,光昭千秋。先生作为世界华文诗坛泰斗,为推动中国诗歌的繁荣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将永世长存。

《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评价洛夫诗歌


从明朗到艰涩,又从艰涩返回明朗,洛夫在自我否定与肯定的追求中,表现出惊人的韧性,他对语言的锤炼,意象的营造,以及从现实中发掘超现实的诗情,乃得以奠定其独特的风格,其世界之广阔、思想之深致、表现手法之繁复多变,可能无出其右者。


“吴三连文艺奖”洛夫评语


师承古典而落实生活,成熟之艺术已臻虚实相生,动静皆宜之境地。他的诗直探万物之本质,穷究生命之意义,且对中国文字锤炼有功。


宰艳红

出版人,人民出版社编辑


 诗人洛夫也离开了我们,华语诗坛又少了一个可爱而又深刻的灵魂。洛夫先生在台湾诗坛因近乎魔幻的表现手法,被誉为"诗魔"。其3000行长诗《漂木》出版后震惊华语诗坛,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让我们以诗为念,表达对先生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悼念。


“我是火,随时可能熄灭,因为风的缘故。”

——《因为风的缘故》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

严重的内伤。”

——《边界望乡》


诗人在《边界望乡》里 炽热的爱国情感让人难忘。诗人远去了,灵魂应该回到了他曾魂牵梦绕的故乡。



赵林云

诗人、博士,山东政法学院教授


阅读的洛夫诗歌,每次都会有新鲜感受与收获。无论是前期现代主义诗作,还是意在回归中国传统的中后期佳构,包括那些深谙禅意的超脱之作,都毫无例外打上了鲜明的“洛夫”印记。诚如他自己所言:“每一阶段都是一个新的出发,一种新的挑战。一生追求的不是诗的什么目的,而只是一个复杂多变的过程。


南方日报


素有“诗魔”之称的洛夫,在大陆或许并不家喻户晓,但在台湾乃至全球华人文学圈,洛夫却堪称诗界泰斗。七十多年前,他漂洋过海,定居台湾。从军官到编辑再到诗人,洛夫的人生经历充满了跌宕和转折:他曾以一首《石室之死亡》名动四海;他曾独挑大梁,以一本《创世纪》开启台湾现代诗歌的新时代;他曾挥洒长诗三千行,一首《漂木》震惊世界华语文坛。以耄耋之年而笔耕不辍,时至今日仍新作不断――做诗,洛夫是为大家;做人,洛夫亦可为当世师表。


当世人用雷动的掌声和一场场颁奖礼向洛夫表达着对他诗才的敬意,洛夫寻求的,反而是年轻时由于命运作弄而渐行渐远的故土。近二十年来,远在大洋彼岸温哥华的洛夫数度回乡。正如黄永玉大师赠他的书中所写的,“漂木”也要归根了。


施晗

作家、书法家,《走寻》出品人


洛夫是一代中国人的时代记忆,他走了,这片记忆也终将被他带走。


我们认识洛夫,阅读洛夫,其实质是我们在审视一部现代诗人的精神史,也是在审视一部现代诗歌的美学史。他是诗性的,所以的书法也成为诗性的落笔成艺。


回首二十世纪中国新诗,山回路转,潮起潮落,近百年中加人这创世般的滚滚诗潮中者,有如过江之鲫,不可胜数。等待尘埃落定,我们发现,太多的模仿与复制,以及工具化、庸俗化的背离,使新诗作为一门艺术的发展,失于自律与自足,难得有美学层面的成熟,更与真诚的朴素相去甚远。


我们有太多或浅尝而止、或执迷不悟的写诗的人,而缺少艺术与精神并重的诗人艺术家。——因了洛夫他他们一批人的存在,诗歌方有了稳得住的重心,而新的步程方有了可资参照的坐标与方向。



洛夫简介:

原名莫运端、莫洛夫,衡阳人,著名诗人、世界华语诗坛泰斗,被诗歌界誉为“诗魔”。1943年以野叟笔名发表第一篇散文《秋日的庭院》,1949年赴台湾,《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将洛夫评为中国十大诗人首位。代表作有《时间之伤》《灵河》等;译著《雨果传》。

2001年洛夫凭借长诗《漂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谨以此文,悼念中国诗人洛夫先生!




文章来源: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走寻”,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微店
香港書譜雜誌
    長按進入微店頁面


如何購買

微店:香港書譜雜誌

淘寶:香港書譜雜誌(可直接搜索寶貝:書譜雜誌)

客服電話:010﹣89512664 

工作時間:週一至週五  9:00﹣4:30


更多精彩請關注

香港書譜雜誌

書譜護國公學

元學禪院

漢報

長按上方“公眾號” 可以訂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