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自驾游价格联盟

此番逃离到漓江

甜言言蜜语语 2019-06-27 21:59:03

陌上花开,疏影摇曳,湿漉漉的石板路折射出一束束的清澈的光路,将一对拍着婚纱照的情侣映射得面光红润,他们在摄影师的指导下摆着动作,那穿着白色婚纱的姑娘掩面羞赧一笑,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小伙子帮姑娘捋了捋头发,眼神中流露着真实与真诚的爱意与怜惜,使周围一切都成为多余。经过的路人恬不知耻地驻足观望,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忍不住流连其中。

我就是其中一个路人。从两江机场抵达城市,甚至还没有决定收留自己的旅社,只是拖着行李边走边看。沿着榕湖湖岸一路向西,穿梭过一个旅游团,和另外一个旅游团。在这对拍婚纱的情侣前停了一下。

我猜,对,只是猜。他们应该是恋爱几年最终修得正果类型的吧。不然为何举手投足间都渗透着默契,不然为何目光对接时都流露着爱意。正所谓惺惺相惜无所寄,且待春风起。绿柳青青随处觅,花开只为你。

再看看他们背后延展的风光。有山的地方洋溢着明净淡雅,有水的城市摇曳着虚清灵性。在这时不时有着牛毛细雨的季节里,更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就像整个世界超脱得只剩下花开蝶舞,而忘却了颠沛流离。

一切美好得不成样子。

路尽头一拐弯,是老地方青年旅社。拖着行李已经走了许久,便也不再四处去看,此处入住,暂且在这个城市里有了临时落脚之地。

旅舍装潢得很有味道,房顶挂着一盏盏白罩灯和红白绿色的彩带,吧台镶嵌着密密麻麻的小树轮,凹凸不平,起落有致。还有随处可见的工艺品与中英文的书籍,民族风的瓷砖与门帘,与挂在小角落的一盏复古风的钟表,门厅尽头是一张台球桌和老友记中JoeyChandler乐此不疲的桌式足球,都将整个小旅舍打扮得很有品味与格调。

旅舍所处的位置恰好在位于桂林城中央的榕、杉湖景区,以阳桥为界,西为榕湖,东为杉湖,是因为湖边各生长着榕湖、杉湖而命名。据说从明朝伊始,很多富绅名士于湖边结庐而居,文人墨客吟诗作赋,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风水宝地曾经存留过王鹏运的祖居西园,李宗仁官邸,白崇禧的桂庐,马君武的故居等,而如今除了官邸依然存留,桂庐改装成了酒店,其余已杳无痕迹。

夜晚无事,便溜达到码头。两江四湖的招牌名片打得响亮,大老远前来的我也干脆不要免俗。从解放桥码头上船,看“千山环野立,一水抱城流”,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的憧憬的以舟代车威尼斯浪漫诗意的水城梦想。迥然不同的风格,殊途同归的情怀。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两岁大的小姑娘,她一个劲儿地唤着我“大姐姐大姐姐”,叫得心都酥麻麻的想抱抱她亲亲她。

顺着漓江水向北行去,最先看到岸西边依山傍水的孤峰伏波山,半枕陆地,半插江潭。话说也极为有趣,桂林的山都可称为山,却着实不太具有山的威慑力,“桂林天小青山大,山山都立青天外”,城内的每一座山都可以几十分钟爬上爬下,极为亲民。听游船导游讲,当年阿牛哥去解救刘三姐的场面便是在伏波山此处拍得的。

船继续前行,漓江、桃花江、木龙湖、桂湖、榕湖、杉湖,环绕着桂林城,增加了城市的无限灵性。我总爱有水的地方,或许也正因如此爱燕园胜过爱隔壁。两江四湖虽然是人造景,也大有走马观花之嫌,但在华灯初上迎景而上之际大多讲究的是闲适的心境与情调,经过了四米多高的升船期,阅过了形态各异的架桥,览过了一壶酒的繁华,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棕榈欢歌、崖花水藻,满岸花枝畔,偷得浮生闲。

算上第二天的暴走,也算是在这个城市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例如桂林王城。这的面积并不算大,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侄孙孙守谦在桂林被封为靖江王的时候所修建。随后此处王城又历经了14代的靖江王,直至被清朝南王孔有德所占而成为定南王府。想来这座王府也是历经了血雨腥风存留过断壁残垣,农民军农民军李定国攻克桂林后,孔有德纵火自焚,使有250多年的王城化为焦土。历史空隙弹指之间灰飞烟灭。当前广西师范大学王城校区坐落在此,也成为学生模样的我们逃票的好借口。从后门进,途径女生学生宿舍,黄色墙体,简单花式,暗红窗栏,大门口摆着“男生止步”的标牌。她们的宿舍着实条件有限,唯一让人羡慕、却值得羡慕至极的地方便在这座朴素的宿舍楼背靠着独秀峰。这座山峰山如其名,孤峰突起,擎天耸立,素有“南天一柱”之称总觉得住在这里的姑娘们肯定犹如吃过定心之丸,无人能欺,无人敢扰。

还有桂林闻名于世的象鼻山,琳琅满目的正阳步行街,大大小小的公园也不赘述,当认认真真写游记的时候便会感受到,所有的赞美之词已被前人说尽,自己那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所谓才华也不要班门弄斧,干脆写点觉得有趣的东西。在暴走的过程中,对桂林的小街道有着很深刻的印象。毕竟是旅游城市,这里的小摊贩很多,糯米饭、香煎豆腐、臭豆腐、烤红薯、烤鱿鱼、煮玉米、菠萝和波罗蜜,应接不暇。只不过我是枚回族姑娘,在正阳步行街的小角落里搜罗到一家青海人开的清真牛肉面馆,深深感受到“桂林小吃多如麻,而我独爱你一家”的沧桑感。在溜达的过程中,恰遇到桂聘人才网2015年初大型招聘会,也算是凑个热闹,厚着脸皮就钻进了人群里,被一家地板装门面店的人招呼拉着坐下来,要“给我介绍介绍情况”,并递给我一个表格让填写,人家问我毕业学校,所学专业等等,我却支支吾吾说不上来,最后涨红着脸离开了。这边街头卖艺乞讨也有一些,并时不时看到诸如“一分钟丰胸”类的大广告牌,万一跟那些节操低的小伙伴一同来这里,势必会怂恿我打电话。桂林城也并不大,所以这里的居民多以电动车或摩托车为出行工具,在大马路上来来往往、浩浩荡荡地穿梭。

然而最美最美的风光终究不在城内。我也终究很期待,桂林山水究竟如何甲天下。青年旅社柜台的姐姐说,这正是烟雨漓江的季节,与夏天的山清水秀迥然不一风格。

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切皆流,无物常住。

这是三月里的漓江。这里是漓江上的小甜。

与众赶集的大叔大妈同坐一辆简陋公交车,颠颠簸簸来到码头。草坪上船,一路南下,霏霏细雨,山回水转。远方峭壁参差数座峰,在雾涌云蒸、薄烟缭绕中若隐若现,清秀迷离,锁岚云岫。或将山头隐隐遮去,或在半山拦腰截断,金炉珠帐,香霭偏浓,瑶姬宫殿是仙踪。老房说,小甜,这可是神仙修行的好地方。

深以为然。

阳川百里尽是画,碧莲峰里住人家。坐着船只飘荡在在水面,时不时与另外的船只迎面相遇,水波泛起,涟漪相撞,萍水相逢,相互问安,暖意倍增。住在漓江附近的人家估摸也会采用水上的交通方式,时不时遇见运输洗衣机或者地板砖的小船。最让人心动的是遇到乘船只上下学的小朋友们,他们佩戴着红领巾背着五颜六色的花书包,行走在山底水前、砂砾滩上,彼此追赶着、欢笑着、跳跃着,苍老却亘古的水石相撞,年轻并短暂的幼小时光,在这无限延展的风光中愈发显得触碰心端。

抵达阳朔,也经历了遇龙河的漂流,方能感受两者风格的迥异。漓江山水适合神仙修行,而遇龙河的山水更具田园风情,淳静悄声,适合仙女下凡沐浴更衣,看她们置身于山明水静中凉泉水滑洗凝脂,出水芙蓉,香远益清。适合董永掩身于芳草萋萋中偷看仙女鸿衣羽裳,垂涎三尺,想入非非。

骑车子走过十里画廊,作为北方黄土地上生长起来的大姑娘,看到青山碧水之间田月桑时水田相间,忍不住将车停靠在街边,一醋溜儿穿枝拂叶跳下了高地蹭了一身土一脚泥,看到一个老太在田间整治泥巴地,我凑上去搭讪句话,老太也极为乐意聊聊天。

老太63岁,及颈中发,系着一束小辫,将刘海的头发撇到脑后去,蓝色缀花小马褂,踩着雨靴,用铁锨将泥巴掀到扁担中,再将其挑到水田处一股脑倒出,这一步骤重回往复,看似简单,亲自上阵尝试后才知道着实不易,我甚至都不能将扁担挑起来,更不要说保持平衡爬到垄地,语至此,脸红无益,掩面遁走。

老太说,不光你们城里来的干不了这活儿,连我家孩子都快做不动的。我说,奶奶咱们合张影好不好。老太一边乐呵呵地走过来,一边说道,你看我这一身泥,被你拿到老家去被人们看到,这不给我们这儿的丢人嘛!

说着话,我们以山水为背景,草树为陪衬,在这广阔天地下定格了一副我尤爱的图画。

这里还有沿路从蝴蝶泉的怪石嶙峋、迂回曲折到银子岩的时光雕刻、瑰丽奇景的风光令人赏心悦目神清气爽;这里有傍晚时分阳朔花园登高望远拾级而上看在空濛山体包围下的夜色降临、华灯初上,光怪陆离;这里还有阳朔的西街在火树银花的夜晚把嘶哑的嗓音伴着吉他的音色和醉酒红男绿女的耳语呢喃传递到茫茫空中。

这里还有他乡遇故里、异地逢旧识的意外交集。在各自毫无先知的旅程中,遇见了自己喜欢极了的阿姨,于是我屁颠屁颠去寻她,共举桂花米酒河畔言欢。每一次遇见,都是命中注定的喜相逢,浓墨重彩,齿霞留香。

阿姨让司机师傅送我回桂林,司机师傅说,你个姑娘家的胆子也忒大了些。我儿子跟你一样大,也是要有好狗肉照应着才敢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好狗肉?”

“嗯,对,哈哈,我们这里狗肉就是朋友的意思,好朋友就是好狗肉。”

“就是,狗肉的狗,狗肉的肉?”

师傅说,没错。之前家里穷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拿不出肉来招待,只得把家里的看家狗杀掉来招待朋友,而且只有关系好到一定程度的朋友才会如此招待。因此,桂林人都把朋友叫做狗肉。

而我自然感觉极为有趣,回到旅社,又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发现“狗肉朋友”的典故并不唯一。有汉高祖刘邦曾樊哙狗肉的稗官野史,也有临川县官老爷嗜吃狗肉遭受天谴的神话传说,也有兄弟三人难抵诱惑考场作弊不计此嫌的民间故事。

这就是好朋友,好狗肉。

其实,人们对感情的神经是最为敏感的。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谁愿意半夜接你电话,谁愿意随时听你哭泣,谁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谁会在看尽你的坏脾气后仍然包容和喜欢,对谁你战战兢兢,对谁你有恃无恐,你都心知肚明。

可是,人有时偏偏就是这样卑贱而倔强的生物。你赴汤蹈火对她,亦有人义无反顾为你。走了这么多路,看了这么多故事,你们这些一厢情愿渴望有大白的人呐,其实只是在渴望你所中意的大白。

或许可以期盼,倘若你真的有“幡然醒悟”时刻,仍然有人,在水一方。

回到学校的日子仍然循规蹈矩,仍然每日泡着图书馆,在头昏脑涨的时候浑身酸痛却又无比惬意地趴在大桌子上憨憨地眯上一会儿。

原来旅程只能作为狼狈逃离的借口,却永远无法成为胆小逃避的办法。

尽管矫情,仍然想说,领略了万般风情,见识了大好河山,姑且给你一些直视的勇气,既有勇气追寻,也有勇气接受,接下来那年轻未定、百态多变的若寄浮生。




——THE END——


天黑了,早点休息,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