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自驾游价格联盟

漓江的船上人家,桂林的水上蜗居一族!看完我哭了…

桂林人不知道的桂林事 2019-11-07 13:32:51

你知道漓江,也许不知道漓江的船上人家!


家是什么?

可以是港湾、是屋檐、是一张床

.......

而对于漓江的船上人家

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温情


船上人家





船民也称疍民,他们没有土地,长期生活在水上,以船为家,被称为“漂着的人”、“水上吉普赛人”。上世纪80年代以前,由于渔业资源丰富,船民的收入水平相对比种地农民较好,甚至和城市工人相当。随着渔业资源的严重衰竭,陆路交通和漓江旅游业的发展,渔民许多传统渔场被挤占、捕捞产量锐减,捕鱼收入和生活水平逐年下降。


在70年代初,漓江市区段的船上人家,大多从兴坪、平乐、恭城等地沿江迁徙到桂林,从事水路运输、挖沙、捕鱼为生,从而定居在漓江岸边。


走近这些漓江最后的船上人家,他们虽然生活得很艰辛,但是,笑容在他们沧桑的脸上总是荡漾着,那份浑然天成的豁达、超脱,让人深深地感动。随着漓江渔民的陆续上岸,船上人的生活在现实中变得越来越少,谈及漓江上的风土人情,无疑也就缺少了故事中最精彩的主角。


我们用手里的相机,这几年多次走访于蚂蝗洲、龙船坪、临江下里訾洲岛,记录下多个船上人家的生活画面,用图片的形式打开一扇又一扇时间的任意门,记录不同记忆的时空。


桂林盐街



漓江船民的午餐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2013年訾洲岸边的船上人家



2016年龙船坪及安新洲的船上人家



2016年蚂蝗洲的船上人家




黄德明 78岁


船外面的跳板放着几个竹筐,在晒鱼干。旁边有个狗窝,养狗可以护船,船上人对狗很好,大都会造一个很大的狗窝,狗住得是挺舒服的了。他说原来80年代是在旅游船做事,好多人找他合影,收费5元一张,说着便在一旁的柜子里他找出了2张以前的照片让我看。船舱太矮的缘故,帮他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也只能坐着拍。





黄东才  64岁


一艘破旧的小渔船,是今年63岁的黄叔叔一家两口人蜗居的“家”。住在船上,一遇到刮风下雨,夜里睡觉都不安稳。到了夏天船里比外面还热,冬天冷的时候风透过船板缝隙吹进来,不穿厚点就非常冷。看看10多平方米的船屋里,里面的家什也十分简陋,船仓内铺一张床垫,就是全家人睡觉的地方,炉灶锅台就摆在近门的一。





黄仁妹  79岁


很多年前,黄仁妹老人跟着亲戚从兴坪撑船沿江讨米来到桂林,曾在柘木的岸边搭建棚子居住了几年。和老伴买下了这条船后靠打鱼为生,老伴去世后,一个人拿着低保度,平日里靠卖野菜、拾破烂维持生计。





黄淑光  72岁


走进船内,铮亮的船板映入眼帘,船上的家居用品摆放得仅仅有条。两老人系恭城人,曾以水上航运为生。






黄淑有  59岁

 


黄淑有两口子系恭城人,有着在蚂蝗洲水域最大的一条铁船,船曾经是在兴坪段做旅游用的游船,拿到空船后自己搭建了雨棚,格出3间房,分别住了全家老小6人,两个老人靠打渔的微薄收入带大了两个女儿。





黄云秀  75岁


黄云秀:象山区人,原来在岸上住了30年,柘木的,拆迁后分了房子给儿子住,自己两个老的在龙船坪船上住了十几年,船是自己购买的。两夫妻靠摸螺蛳、打鱼为生,卖螺蛳都卖了将近12年,两口子的勤快劲在龙船坪一带使他们小有名气。老两口很爱干净,老两口很爱干净,黄阿姨拿着小板凳说,以前的船板油得跟着小板凳一样锃亮。





黄运干  64岁


他们是訾州头的人,6人住在船上。原来是訾洲岛上的居民,后因訾洲公园改造,拿着微薄的赔偿款不得已居住在施家园,后因家庭人口众多,又回到船上定居。





韦有凤  80岁


韦有凤,岸上人,嫁到兴坪的,老公姓黄。66年怀着女儿就来到了桂林,开始是在柘木那边,黄布洲那边也常住过。曾经从事捞沙工作,那个时候很苦很累。1936年的她,已经80岁高龄,别看年龄大,可干起活来缺很利索,说着老人指着一堆柴火说:这堆柴火我都劈得完,周围船的女人都比不到我,我一年劈几兜树。





时光总被雨打风吹去,多少回忆终将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现代化的洪流逐渐把疍家文化淹没,千百年来的渔歌晚唱将不复存在。不管是期待还是留恋,船上人家默默地见证着人间的悲喜和城市的变迁。



不管风雨飘摇

不变的是真情

漓江上这道风景

有点暖


图文作者:落霞、壹米网线、五眼鹰

桂林事儿综合编辑(版权归原作者)

▼▼点击 阅读原文 投稿、爆料、交流